澳门巴黎人赌场

首页>>文 学  

忆月饼

王杏暖


2018-09-21 来源: 临汾热电公司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快到中秋,想起月饼,我的心中依然会充满欢心和快乐。小时候物资匮乏,粮食紧张,人们填饱肚子已是一种奢望。依照民俗,快到中秋时节,期盼中人们的心都是火辣辣的。这季节大自然中的各种水果,食物最为丰富充裕,自然也是人们饱食的良机。
  小时候每到中秋,各家各户都会把早已备好的苹果、葡萄、板栗、核桃、花生、大枣洗干净,装在簸箕里。母亲郑重地解开包装月饼的纸绳,再把月饼从油脂浸得透明的土灰色包装纸里取出来。瞬间,一股月饼的甜香味扑鼻而来。小孩拳头般大小,略显坚硬的圆圆的月饼上面,盖一枚朱砂红的小章。印章往往会随着散乱的面层,开裂得辨不清笔画。一层层外壳看似因松散分化而翘起,里面的饼芯,却依然团做一个坚硬的扁核。掰开里面含着线绳般的青红丝玫瑰、洁白的冰糖颗粒、碎沫状的芝麻、核桃合着各种配料面粉爆炒后的油香,还有混合着诱人的调味品,咬一口沁人心田甜香无比。那时的月饼,只有一种团圆的味道,作为一种奢侈的副食品,摆在商店副食品的木箱里,充裕着人们对美食的向往。这些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成为我对月饼最初的记忆。只有此刻,它会被家家户户庄重地放在碟子里,被各式各样的水果围拢着,放置在家中的餐桌上。
  圆圆的月亮缓缓升起。母亲便会依照老先祖留下的规矩,一边点燃三炷香火,随着香烟的缕缕升起,一边念念有词地说些敬天谢地的话语。以示对掌管天地、庄稼和雨水的各路神灵的敬重、感谢和祈福。也是对一年中土地里长出的庄稼瓜果的恩谢。
  祭献中,月儿缓缓升起,高悬天空。我们在焦急的等待中,盯着那一炷香火的缓慢燃烧。十多分钟后便会由父亲将上供的献果端回房间,一家人团坐着分享这季节团圆的美味和果香。宁静的电厂大院里传来了孩子们吃食美味月饼的欢乐和奔跑的脚步声。朗月高悬,宁静的院落,清凉的夜,房屋、窑洞、树木。只有大人们守在家里,似乎等待着什么。
  后来月饼的外形、料质和口味有了变化,其形扁而大,模子给表层印满了规整立体的花纹,或福、喜、吉之类的祥和字样。再后来,改革开放物品充裕,月饼的口味品种随之繁多,广式、滇式、京式、苏式、浙式、台式等。以豆沙、五仁、蛋黄、莲蓉为主,后来又有水果、叉烧、肉沫、蛋黄、海鲜等百味群出,让人目不暇接,其价自然不斐。随之也拉开了千姿百态的月饼大战。十几年间潮汐过后,抵消了浮夸混杂的猎奇品种,夸张豪华的包装,消解了身份的象征,虚荣的标志。后来的月饼返璞归真,回归食品的本味。
  不同年代的食品、月饼,滋养满足着不同年代,不同地域人们的口味和记忆,也必将充实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人心中的温暖。曾经的食品没有浮华、耀眼和时尚高价的包装。让手工制作的传统食品,保留一份真诚、实惠和朴实的原始美味的审美。欣赏品尝一块能够引发追忆的中秋月饼,回味一缕真情。这一切也会在细细的品尝中,悠悠然地散发出岁月里绵延不绝的美味来……